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20億的罵聲20萬的掌聲(存錄)


一五一十部落


20億的罵聲20萬的掌聲

作者:沈宇哲 | 評論(0) | 標籤:臺灣,救援,仇恨,偏執,人性

三個還算新聞的故事、三個五味雜陳的感受、三個人性光輝的對比。

一、自臺灣行政院宣佈了高達20億新台幣的捐款計劃後,大陸的掌聲此起彼伏,儘管其中只有八億是臺灣政府直接撥付災區的善款,另外十八億是需要向臺灣社會募集的,但當看到台資企業、宗教慈善團體出錢出力,為搶救人命貢獻一擊之力時,多數人都被感動了。然而令人遺憾的是, 20億的官方援助背後不盡然都是善良人們的衷心祝福,還有對扁政府慷慨援助的嘲諷、咒罵、戲謔,比如:

* 『你還要眼巴巴地拜託他們讓你去幫他們的忙吧! 這不是犯賤是什麼?… 奢想台灣對中國實質援助、救災,那就犯賤過頭了。... 任何能減少中國人口的天災人禍我都表示歡迎。』

* 『我他媽對這種「敵對國家」一點都不需要客氣! … 中國人死的再多都不會嫌多! 救個解放軍,再生更多的解放軍來解放台灣?對敵人仁慈,只會要了自己的命!』

* 『住在台灣心懷中國的人,就是現在了啦,現在你們國家發生重大天災(阿扁任內發生的天災就叫人禍!) 還不趕快散盡家財,飛過去救? 記得千萬別再回來啊~』

* 『我想捐鞭炮給他們…可以嗎? ? ... 我…我可以捐我的中指,還有「誰理你們」四個字嗎?』

* 『講良心、人性,前提是對方也是〝人〞不過,今天......那是人嗎?那還有需要良心嗎?當然不用! 死再多都不嫌多。』當然,在一個言責自負的社會裡,這種反對之聲沒什麼值得奇怪的。這種泯滅人性的強烈仇恨矇蔽了他們對良知感同身受的雙眼,天災的悲憫始終沒有化為對人命關天的焦急。這是這些臺灣人的真實寫照,也是我們需要進一步理解兩岸融冰為什麼不能太快的原因之一。

民間情緒的反彈醞釀著對中國大陸的疑慮、恐懼,他們或者是一些沒有特定政治立場如台獨的民眾,但是如此高度仇恨大陸的言論,內化於人心的狹隘、偏執、瘋狂,甚至是愚昧。這裡自然會提到一個關於「九二一」大地震後大陸救援被拒的插曲:當年大陸欲派人去臺灣援救確有其事,但之後北京指責李登輝政府公然拒绝大陸的一片好意,但臺灣人接受的資訊卻是另外一個版本:中共打壓在前,所以必須拒绝。話說當時九二一地震後,國際救援隊都已準備向南投災區伸出援手,但北京方面以「國際救援組織要進臺灣,必須獲得北京批准,以此作為外國遵守一個中國原則的證據」,杜绝李登輝政府宣揚台獨分裂立場的後患。這要放在平時可能沒什麼,但大難當前,諸多國際救援隊卻因為這一強行規定,導致到達臺灣的時效慢了很多。

如今恩將仇報的感覺隨著四川地震的降臨,被極端者找到了報一箭之仇的機會,美其名曰:當年是中共無理在先,臺灣現在是不計前嫌,送出20億的特大禮包。但眼下燃眉之急是辯論20億是多是少的合適時候麼?


二、今天上午,從中央社看到這條消息,其中的潛台詞含義豐富:「中華民國紅十字會與臺北市政府支援裝備人員組成前進四川協助救災的紅十字救災隊,今天下午啟程出發。搜救人員制服上沒有國旗引起關注,紅十字會總會會長陳長文表示,若關注掛什麼旗、是誰去救援,就失去救難的意義。」這條通稿很重要,也很敏感。一切都因為青天白日滿地紅這面旗幟會不會隨著救援人員進入大陸而起,而本文的附圖就是最初在四川地震伊始,臺北市消防局人員的制服。從陳長文的話裡至少有兩個隱諱的細節:1、救援人員入川最終沒有在制服上刻上中華民國國旗,避免了爭議。2、這個小細節顯然已經被有心人抓住了,並質疑長期支持國民黨和馬英九的陳長文是否在自我矮化。

不過,在陳長文說這番話之前,大陸一部分網民的怒火就已經無法抑制了:(阮一峰整理)

*胸口帶這種標誌來是不行的。拜托臺灣不要在這個時候添加政治色彩,我們沒時間陪你們玩,我們要救人,十萬火急!!!!

*對,把那旗子拿掉,別在這種時候玩什麼東西。我們確實需要幫助,但是帶著條件,開了價錢來,我們現在沒空陪你玩,還拿什麼「護照」 ?一邊死去。

*同意他們趕來救災,但要把他們胸前的青天白日徽章拆掉或換成「中國臺灣省搜救隊」。

*幫助自己的同胞是很正常的也是我們的責任,全國上下都為災區出力! 中華民族本是一家,臺灣也是中國的一部分,就如同山西一樣! 山西支援災區,臺灣也只能算是支援不能算是援助!

*臺灣只是一個分離的省份罷了,從來沒有忘記過。國家?人類滅亡後再考慮吧!

*那告訴我,既然你們真的是真心想救災還為什麼偏偏要貼上那個惹人爭議的棋子寧可?到底是你們想真心救援還是借機裝B呢?到底是誰對誰錯?我倒是要看看你怎麼狡辯! 北京政府已經派了足够多的人力、物力,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

*拜托大家看看清楚,臺灣是要以國家援助的方式進來,現在PLA有多少人在救援?少說5w以上吧,缺臺灣這60人麼?別說臺灣有什麼技術和設備,那些不是萬能的,更別說現在最大的困難是交通,救援人員和設備等根本進不去。缺的不是設備,不是技術,更不是人,也不可能是某個「國家」派來的60人的搜救隊。

*臺灣這些人的技術,怕是白搭進去。 而且現在確實是派了幾萬人上去了,臺灣的軍統會不會放點地標之類,混進點間諜還難講。

*你那不是狡辯是什麼?按你說的那全世界每次那麼多國家受災為什麼仍然有其它國家的政府會發點表示慰問?無論他們是否出人出力都會寫點什麼。至於你所說的衣服問題的確不可能每次都做一套,但你們在出發之前就不會考慮他們所帶來的隱患嗎?就正如你面對小偷是制止他還是殺死他一樣要考慮後果! 我們不會因為一個什麼都不代表的旗子而組織你們! 但他們胸口的旗子代表的又是什麼?是一個世界上沒有國家承認的國旗! 還是那句話,如果你們真的想救援就不會帶來那些會引發新矛盾的東西來!

*國民黨黨旗為青天白日,他們胸前的是青天白日遍地紅,那是中華民國國旗。中國只有一個政府,而代表中國的旗幟是五星紅旗。所以他們是不能佩戴中華民國的國旗來大陸的。

關於這面旗幟,我說得已經够多的了,而這種不能算是少數派的觀點留下的啟示又是發人深省的:佩戴著一枚中華民國國旗進入大陸就能讓臺灣變成國家,到底誰的心理更脆弱?而對比上文的臺灣網民,這些大陸人又有多少悲天憫人的同情心?閩南話裡有句諺語:「好心被雷親」 - -近似於狗咬呂洞賓之類的俗話,這麼曲解對岸的善意,兩岸人民的心是會更近還是更遠?

於是我明白了,在政治正確面前,即便國難日也還會有漫天噁心的口水在流竄。


三、中央社臺北十四日電:四川地震災情慘重,民進黨主席謝長廷宣佈個人捐20萬元新台幣救災。他表示,中國若同意接受非現金的救助,他願意籌募一百萬元資助高雄市救難大隊到四川救災。謝長廷在中常會上說,中國發生大地震,造成數以萬計的生命死傷,民進黨除支持行政院向中國伸援手,也呼籲民間社會為目前在苦難的中國災民做一點事。

在媒體大篇幅報道馬英九捐款20萬的仗義舉動時,謝長廷的這個動作意義則更為深遠,只是給予掌聲的人太少太少了。雖然同是搯出20萬的善款,對馬英九這個祖籍就在大陸的外省人,從小又沐浴在父親「反共救國」氣氛下,這個動作只是作為候任總統的表率之舉,不必做深刻的解讀。反倒是謝長廷的本省背景卻能走出反中的意識形態,以人道、蒼生為念,並作出了民進黨有史以來黨主席對大陸釋放的最意味深長的善意。

謝長廷的捐款即便是民進黨下台前的良心發現也是這個政客和其所屬政黨的一種進步,他終於令人有了對民進黨人還是有人性的最低期待,也部分洗刷了反中謀獨到歇斯底里的刻板印象。


結語:有兩個博客都引用了電影《指環王》第二部《雙塔奇兵》中一句台詞來形容此時對極端立場的無奈:非常死亡。 人能做什麼反對這樣魯莽的怨恨?

Labels:

0 Comments: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