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關於六四》


2007年06月05日 星期二
關於六四
by goethe


1.最根本既問題係,國家應唔應該殺死一班對社會冇威脅,一班對沒有任何武力裝備既學生﹖就算對社會造成潛在威脅,國家係未經審訊之下私下殺人又係米合乎公義﹖(唔好同我講咩 公義=多數人同意既價值)。

1.2.當然,就算清場係必要,咁係米一定要殺人﹖

1.3.講完衣度,問題已經攪清楚好大部份。

2.好多廢話講到,如果唔xx就xx。

2.1.end can sometimes justify the means, but not in this case.

2.2.1.六四之後,國家更加穩定,經濟發展得更好--希望「忘記六四」既人如是說

2.2.2.六四之後,國家貪污問題更加嚴重,所以經濟發展只不過係不平衡既發展,低下階層被嚴重剝削--華叔成日咁講

2.2.3.唔支持六四,認為學生做錯,因為六四出現,導致開明領導人落台,減慢國家政治改革既發展--某中文大學歷史系學生話佢老師咁講

2.3.低能。講咁多如果,背後又有幾多實證﹖好多人講咁多因果,偏偏遺漏左中間既關係。

2.3.1.就算假設學生危害穩定,不過拉曬佢坐監米得。咁,點解要殺人﹖況且,點樣可以推論個因果﹖如果六四可以促進經濟發展,我可唔可以話六四清場決定最後導致同性戀愛滋病黃色事業﹖

2.3.2.同樣,華叔講既都係過度簡化﹕六四後,經濟發展,改革開放深化,貪污機會自然增加,暴發戶出現可能性亦大增。

2.3.3.最弱智係衣點﹕一兩個「開明」領導人就可以推行政治改革﹖胡耀邦做左咁多年,最後點下場﹖所謂既中央,原來係鐵板一塊,一個人話事﹖強如鄧小平,都要靠南巡打破封鎖。又況且,所謂既開明派係經濟上開明,但係政治上又係米同樣希望改革﹖

2.4. 六四後,可以見到(而唔係亂up)既效果係﹕知識份子待遇好左(衣個係學生其中一個特別訴求,亦都反映到當時既社會狀況)、共產黨對於貪污問題較為有決心打擊;同六四可能冇直接關係,不過李鵬主政下其實人大係有改革、係改革時「開明派」更加留意改革對民間既影響(朱總為左打擊通脹,曾經多次出重手)、國企改革問題都有更多討論、中央對醫療對社會保障亦都有更多既留意、社會上「民主選舉初階」都慢慢實行、法制亦得到改革。

2.4.1.當然,上面既野部份同六四有直接關係,部份可能有關。不過,上面唔係單純地將六四同某些事既因果亂咁拉埋,又或者只係好攏統咁講「六四之後經濟發展好好」--- -好多人講如果有/冇六四,就點點點時,除左點點點外,有幾多歷史理據,有幾多因果之間既過程,有幾多真係有根據﹖

2.5.我地唔係歷史學家,普通人亦都未必需要理解複雜既政治問題。不過,關於六四,最重要既始終係,「公義」、良知問題。

2.6.況且,就算六四有某些影響都好,咁又點﹖重點係,有人為左民主/某些理想犧牲,有人做左錯誤既決定。明白衣點,確定衣點,對好多人黎講已經足夠。

2.7.諗起李敖成日quote史達林個句﹕One death is a tragedy; a million is a statistic.

3.當然,語言本身就係對世界既簡化詮釋;作為一個團體,我亦都明白華叔因為「戰鬥」理由,所以係集會上、報紙文章上會將事情簡化。

3.1.不過,重要既係,當我地話「六四後大陸經濟發展」之類既論述時,我地要明白背後所涉及既價值、理據,而非只是下意識地同意其他人所講既說話。

3.2.我一向強調,一個人,可以冇思想,可以唔關心政治,唔關心社會,唔關心歷史。不過,最可悲既係,不經思考,盲目認同其他人觀點而作出表態--特別係於六四此等大事大非既道德問題上。

4.所以,其實我討厭集會,對集會上過度簡化既論述,過份英雄化既陳詞感到納悶。不過,近年都去集會,因為,除了應該表態外,亦相信某些事需要表態,需要透過集體、透過儀式化去展示、去鞏固力量。

5.關於學生,我非常討厭所有關於 猜測學生用意既說法;對於有人用學運份子九十年代既表現黎到否定學運,更加反感。

5.1.套用李敖於北京法源寺中對唯心論的論述﹕

剛才我說過,判定善的真偽,要從一個人做出來的看,而不是想出來的說出來的看。這個標准,也許不理想,可是它很客觀。你口口聲聲要問一個人本來的心跡,你懸格太高了,人是多么复雜的動物,他的心跡又多么复雜,人的心跡,不是那么單純的,也不是非善即惡的,事實上,它是善惡混合的、善惡共處的,有好的、有坏的、有明的、有暗的、有高的、有低的、有為人的、有為我的。而這些好坏明暗高低人我的對立,在一個人心跡里,也不一定是對立狀態,而是混成一團狀態,連他自己也弄不太清楚。心跡既是這么不可捉摸的抽象標准,你怎么能用這种標准來評定他存心善、還是存心不善不惡、還是存心惡、還是有心為善呢?心跡狀態是一團亂麻,是他本人和別人都難分得一清二楚的啊。所以,我的辦法是回過頭來,以做出來的做標准,來知人論世、來以實踐檢驗真理。我的標准也許比較寬,寬得把你所指的存心為善以外的三類——就是存心不善不惡、有心為善、甚至是存心惡的三類都包括進去了,只要這四類都有善行表現出來,不管是有意的無意的好意的惡意的,只要有善行,一律加以肯定。

5.2.一個人行事動機,可以有千萬理由;縱使相信「唯心論」,要以「心」論人,我地都應該以大方向而論。六四中,學生大方向是爭取民主,反腐敗,反官倒,再加其他民生訴求。由大方向而論,有人可以批評﹖

5.3.當然,更加重點的是﹕部份學生最後的確係不公義既環境下犧牲。

5.4.至於批評學運份子九十年代表現,唯一可以說﹕在評價六四時學生表現,理應用學生當時的表現評價;況且,你願意和學生係六四當晚交換位置﹖又況且,一日聖人,終生也要為聖人﹖

6.當然,今日明報有人講到「現實」問題。咁唯一想講既係﹕無錯,現實係現實,六四未必可以(係短時間內)平反。不過,平唔平反,同悼唔悼念有咩關係﹖況且,純粹表達希望平反六四,純粹以最「舒服」既形式每年表態,又需要考慮「現實」﹖

7.最後,衣個世界有好多既不幸。

7.1.係討論海嘯時,我都講過,我地唔應該「捐完錢贖完罪就安樂曬」,只係消費對海嘯既同情;相反,真係同情既話,我地應該要更加關心世界。

7.2.關於六四,都有人講類似既野。

7.3.不過,六四同其他不幸唔同。六四唔係天災,唔係「不可避免」,唔係「不涉及道德因素、社會公義」;六四亦都唔係外國發生既事,而係好多香港人切身處地參與既事。當然,你話人係自私係咩都好。不過,我地既關心有限,有優次。

7.4.正如,係報導空難新聞時,香港新聞會報導有冇香港人出事,而唔會詳細同你講有冇岡果人出事一樣。當然,要為爭論而爭論,自便。

8.最後,關於所有歷史自有公論之類既說詞,可以食屎﹕問緊你,你講咩公論﹖

9.至於咩放眼未來,唔應該背負歷史包袱既講法,我就會話,冇過去,邊有未來;唔應該背負歷史,咁我欠你債,係米唔駛還﹖所謂既歷史包袱,其實係社會公義--當然,有人會認為,社會冇公義,又或者公義冇價值。

9.1.當然,所有野都係trade-off。為左某些野,我地要求既「公義標準」可能會降低。不過,背負六四衣個「包袱」,又要有幾大承擔﹖提多兩句六四,支聯會唔解散,你就會冇東江水飲﹖

10.講完。

張貼者: goethe 位於 下午11:07

Labels:

2 Comments:

:: Blogger zz (07.06.07, 09:22   ) sagt...

我來跟你問句好.



:: Blogger sf (07.06.07, 13:28   ) sagt...

你好, 小黎.(國語) 自從你關掉了留言, 就少了許多樂趣: 總不成專誠打一通電郵, 就為了區區來一句插科打諢呢. 看看甚麼時候你跟思存兄飯局, 我也來湊湊熱鬧.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