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黑口黑面 (經課隨想)


(待續)

(2007.06.10)
舊約經課: 列王記上 17:8-24

8 上主的話臨到他說: 9 「你起身往西頓的撒勒法去,住在那裏;我已吩咐那裏的一個寡婦供養你。」 10 以利亞就起身往撒勒法去。到了城門,見有一個寡婦在那裏撿柴,以利亞呼叫她說:「請你用器皿取點水來給我喝。」 11 她去取水的時候,以利亞又呼叫她說:「請你拿點餅來給我。」 12 她說:「我指著永生上主你的上帝起誓,我沒有餅,罈內只有一把麵粉,瓶裏只有一點油;我現在找兩根柴,回家要為我和我兒子做餅;我們吃了,死就死吧!」 13 以利亞對她說:「不要懼怕,就照你所說的去做吧。只要先為我做一個小餅拿來給我,然後才為你和你的兒子做餅。 14 因為上主以色列的上帝如此說:罈內的麵必不減少,瓶裏的油必不缺短,直到上主使雨降在地上的日子。」

15 婦人就照以利亞的話去行。她和她家中的人,並以利亞,吃了許多日子。 16 罈內的麵粉果然不減少,瓶裏的油也不缺短,正如上主藉以利亞所說的話。

17 這事以後,作那家主母的婦人,她兒子病了;病得甚重,以致身無氣息。 18 婦人對以利亞說:「神人哪,我與你何干?你為甚麼到我這裏來,使上帝想起我的罪,以致我的兒子要死呢?」 19 以利亞對她說:「把你兒子交給我。」以利亞就從婦人懷中將孩子接過來,抱到他所住的樓中,放在自己的床上, 20 就求告上主說:「上主我的上帝啊,我寄居在這寡婦的家裏,你就降禍與她,使她的兒子死了嗎?」 21 以利亞三次伏在孩子的身上,求告上主說:「上主我的上帝啊,求你使這孩子的靈魂仍入他的身體!」 22 上主應允以利亞的話,孩子的靈魂仍入他的身體,他就活了。

23 以利亞將孩子從樓上抱下來,進屋子交給他母親,說:「看哪,你的兒子活了!」 24 婦人對以利亞說:「現在我知道你是神人,上主藉你口所說的話是真的。」



9. 讓寡婦供養 ---- 叫最貧困的人供養你??
9. 我已吩咐那裏的一個寡婦供養你。 ---- 已吩咐?
11. 取水的時候, 以利亞又呼叫她說 ---- 以利亞是否明知很難開口要食物, 所以才分兩步講?
12. 最後一頓飯, 只等餓死 ---- 為甚麼肯做餅給以利亞, 因為死就死.
13. 別擔心, 去造飯吧, 但先給我餅 ---- 豈有此理! 乞兒兜取飯吃, 還要先給你!?
14. 罈內麵不減,瓶裏油不缺,直到上主降雨的日子 ---- 神話故事的慣常劇情, 施過魔法的寶物都是永遠有效. 以利亞這傢伙為甚麼這麼孤寒.
16. 孩子不用餓死咯 ---- 結果, 病死呀, 該煨!
18. 你來要使上帝想起我的罪嗎? ---- 山高皇帝遠. 見光死.
19. 把兒子給我 ---- 苦, 局住死撐.
20. 我寄居在這寡婦的家裏, 你卻叫他兒子死! ---- 苦
21. 三次伏在孩子的身上, 孩子才活過來 ---- 即死纏爛打才救得返
18,23. 神人哪! 神人哪! ---- 以利亞只好苦笑. 另兩次語氣是不同的.
24. 上主藉你說的實現了 ---- 以利亞怎樣想? 諷刺. 無話可說.

10 Comments:

:: Blogger C.M. (30.06.07, 00:43   ) sagt...

佩服佩服。

你的心思,讓我想起雅各。



:: Blogger sf (01.07.07, 13:56   ) sagt...

CM兄,

不敢不敢.

你的心思, 我倒沒有想到雅各. J/K



(又是考考紫色頭時間:
磨砂蘇小妹, 你知唔知點解丫?
記唔記得蘇學士跟佛印的對話呀?)



:: Blogger sf (01.07.07, 14:51   ) sagt...

BTW, 我的心思讓人想起雅各, 並不奇怪. 我倒覺得, 你F&F的講法, 沒有讓人想起雅各, 那才奇怪. 看來管理主義和人力資源理論, 已經滲透進這個社會, 習以為常了.

如骾在咽, 請海涵.



:: Blogger C.M. (01.07.07, 20:01   ) sagt...

先生:

值得深思。

請先體諒小弟文筆有限。不知怎的,小弟與其他Blogger 交談也沒有如此戰兢(首次如此...),大概因為欠缺信心吧。

你的心思,讓小弟想到的,不是紅豆湯的雅各,是摔跤的雅各。小弟為之驚嘆佩服。感激。

多謝先生賜言,至於我的 F&F 講法,坦白說,自問絕不能令任何人想起雅各。回看後發現,大概像夏娃的蛇,單獨一篇來看,這樣的心態或許有點像阿倫。

但其實自問在 F&F“落筆”當時的心,大概像那凱撒的幣,交回那個幣之後,希望那人不再見到凱撒。(或許這是一廂情願的想法)

而又再一廂情願,無論對於工作或生活,兔子和狼更像我。而F&F,像是兔子和狼的一個插曲。聽你之言後,我也深思自己的管理和人力資源是如何主義化... 自己看不到(或許是瞎了)。不過,你說得對,管理兩字融入我的生活,拆出來,恐怕不容易。於我來說,職場之管理與待人處事一樣 ~~ 人需要明白的,不應光是凱撒,更是“自己”,甚至那個幣的另一面。(剛剛在想,那個幣兩面的中間,是否“自己”?)

先生,如你的骾還在咽,請告訴我,我一定會把它拔出來。(也還感謝先生待我如骾)

先生,再次表示感激!



:: Blogger sf (02.07.07, 12:03   ) sagt...

CM兄,

客氣了, 我一非老闆二非中層管理人三非專做行政/人力資源, 我識鬼. 信口講的一點感受, 請勿介懷.

拿拿拿, 我可沒有把你當在咽之骾, 除而後快呀下!?

留言隨便就是, 做咩在意起文筆來? 我通篇錯別字, 句句廣東話, 你留言居然仲要戰戰兢兢? 看來紫色頭的宣傳真有效. 幾句話也能營造出有如此規範力量的氣氛.

(......何況我們賴以維生的資本世界理論. 噢, 聽日又要開工咯, 慘.)



:: Blogger C.M. (04.07.07, 13:33   ) sagt...

深信船山先生一定不會以小弟為骾,還望日後先生放膽提點。

想了數天,我的戰兢,不是因為紫色頭,而是你雅各的心思。(當然,她的功力自不待言。)

(希望今次是最後一次這麼客氣吧,小弟都有些不慣...)



:: Blogger sf (04.07.07, 14:06   ) sagt...

CM兄, 提咩點呀, 咪玩啦.

其實呢, 我唔係好明你說我 "雅各的心思" 即係指咩. 我扮功死撐唧.

但係見你提左咁多次, 真係令我忍唔住要問句: "雅各的心思" 即係咩呀?



:: Blogger 七十樓危危下望 (04.07.07, 14:49   ) sagt...

>又是考考紫色頭時間

就死啦我
昨晚徹夜難眼



:: Blogger C.M. (04.07.07, 23:44   ) sagt...

危樓姐姐:

慢慢黎,放鬆d啦。個人 Light,先可以諗到,下一步究竟應該係“Fight or Flight”。

先生:

雅各當日就是因為與“那人”摔跤,極力爭取方能取勝。而先生你給我的感覺,就是如此 ~~ 通過質問,取得答案,取得信心。這就是小弟所謂“令小弟想起雅各的心思”。



:: Blogger sf (04.07.07, 23:48   ) sagt...

意氣風發的紫色頭竟然徹夜難眠, 定是受了委屈, 心頭辛苦得難以言詮了.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