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夢幻flash game


如果大家新年無事, 可到此處玩玩如夢幻世界的小遊戲:
orisinal flash game

最愛:
青蛙(橫三直五)
摘星(橫二直五)
撲蜂(橫六直五)
情歌(橫八直五)

《新世紀福音戰士》第一話 1b


續第一話.

(不可錯過: 香港配音員同好會(聲色藝直播室)---配音員評論室之新世紀福音戰士VCD/有線對亞視)

(按: 如果要找一個blogger來當葛城美里Misato的話, 非栗子莫屬.)

(songs below from sonic-manga.de and realitylapse powered by sidekick's player.swf)

--------------------------------------------------------------

# Misato的汽車駛進輸送艙中。
廣播: 閘門即將關閉。請勿靠近,輸送艙現在開出。
Shinji: 特務機關NERV.…..?
Misato: 對,是UN直轄的秘密組織。
Shinji: 父親就在這裡工作……
Misato: 對了,那麼……你可知你爸爸的作是甚麼?
Shinji: 聽老師說,像是件保衛人類的大事業。

--------------------------------------------------------------

# NERV-HQ中,碇源堂跟三名UN部隊指揮官

Obercmdr: 自此刻起,你是這次行動的總指揮。
我們會在旁觀察,看你如何收拾殘局。
Gendou: 遵命。
Sub-Cmdr B: 不得不承認,以我們的武備,沒有對付目標的有效方法。
Obercmdr: 你真有信心打敗這東西?
Gendou: NERV 正為此而成立。
Obercmdr: 一切看你了。

# UN部隊指揮官退下。

Frau: 目標毫無動靜。
Mann: 目前等效同步率是7.5%。
Kouzou: UN部隊已經束手無策了……你打算怎樣?
Gendou: 啟動Evangelion初號機
Kouzou: 初號機?那裡來駕駛員呀?
Gendou: 沒問題,後備正在送來。

--------------------------------------------------------------

# Shinji 與Misato在輸送艙裡的汽車上。

Shinji: 見我父親去?
Misato: 唔……是,是的。
Shinji: 父親他……
Misato: Oh,想起了……你爸爸給了你証明書沒有?
Shinji: 有。
這個。
Misato: 謝謝。

# 紙上方寫著「碇真嗣」,下方寫著:「速來!碇源堂」。

Misato: 看看這個……

# 上面印著:「Top Secret」、「Welcome to NERV」。

Shinji: 這就是父親的工作……喚我來做甚麼?
也不意外,他從不寫信給我……除非有事要吩咐我。
Misato: 我明白的,你覺得他很冷漠吧。我也覺得。

# 一個地下城市映入眼簾。

Shinji: oooh, 不可思議!
是真正的Geo-Front啊!

# Geo-Front是日本人自創的字眼,意指地下城市。
# 日本平地缺乏,因此有這種構想。

Misato: 說得對。這裡是我們的秘密基地,NERV的總部。
也是重建世界的基石、守護人類的保壘。

# 間奏

--------------------------------------------------------------

# Shinji 與 Misato在通道上轉來轉去。

Misato: 奇怪了,明明應沿這條路走的……不用穿短裙回來就好……
律子你在在哪裡呀?對不起,這地方我不太熟悉。
Shinji: 這裡方才來過的。
Misato: 別擔心,通訊設施放著就是讓人用的。

# NERV-HQ另一房間
廣播: 技術開發部第一課E計劃主管赤木律子博士,赤木律子博士。請聯絡戰術作戰部作戰局第一課葛城美里一尉。

# 赤木律子(Ritsuko Akagi)在更衣

Ritsuko: 豈有此理……她又迷路了。

# Ritsuko 走進升降機,看見Shinji和Misato就在裡邊。

Misato: oooh,aeeeh,Ha……. Hi,Ritsuko.…..
Ritsuko: 葛城一尉,你上哪兒去了?
已經沒有人手,更沒有時間了。
Misato: Sorry.…..
Ritsuko: 就是這孩子?
Misato: 對,根據Marduk機關的報告,他就是第三適格者。
Ritsuko: 你好,歡迎你!
Shinji: Ahh,好……你好。
Misato: 有其父必有其子……半點客套話都不曉得。

# Gendou一腳踏進升降機。

Gendou: 這裡交給你。
Kouzou: 那種會議,他們已經三年沒有召開過。
Mann: 司令,目標再度移動。
Kouzou: Hmm,發出紅色警報。
所有人員馬上到作戰崗位。

# Shinji,Misato 與 Ritsuko 在升降機中,背景泛紅,一片詭異。

Frau: 重複,紅色警報。所有人員馬上到作戰崗位。
準備地面迎擊。
Misato: 你聽到啦。
Ritsuko: 情況嚴重。
Misato: 唔,零號機怎樣?
Ritsuko: 跟B級配件相左,給凍結起來。
Misato: 真的還能用嗎?據說你還沒有把零號機修理好。
Ritsuko: 正常操作的機率是0.0000000001%。
給零號機起個綽號叫09系統也不錯。
Misato: 你即是說,零號機報廢了。
Ritsuko: 別把話塞進我口裡,我沒說機會是零啊。
Misato: ?字遊戲!乾脆認了豈不更痛快?

# 粉紅色的液體上,泛著一葉小舟。

Shinji: Oh,oh,好黑啊!

# 燈光漸亮。一個巨型的機械人,跟真嗣打個照臉。

Shinji: aaahhh,竟是張臉……
好大的機械人啊!
Ritsuko: 手冊上找不到的。
Shinji: 甚麼?
Ritsuko: 這東西叫泛用人形決戰兵器,外號EVANGELION,
是我們研發出來的新武器。
Shinji: 也是父親的工作嗎?

Gendou: 對。

# 碇源堂(Ikari Gendou)突然在大堂的閣樓出現。

Gendou: 許久不見了。
Shinji: 父親……
Gendou: 出擊。

Misato: 出擊 ??!
零號機不是給凍結了嗎?……等一等,
難道……難道要啟動初號機不成?
Ritsuko: 別無他法。
Misato: Hey! 綾波麗現在的樣子,總不能要他來駕駛呀!
又沒有別的駕駛員。
Ritsuko: 後備恰巧到達。
Misato: 你說笑吧?
Ritsuko: 碇真治,你坐上去吧。
Misato: 且慢。即使綾波麗也花了7個月才能跟EVA協調同步啊!
Ristsuko: 儘管坐上去試試看。
我們自然不敢有甚麼奢望。
Misato: 不過……
Ritsuko: 這當兒理當萬事以擊退使徒為先。
就算跟EVA協調同步的機會再渺茫,也別無他法,
始終得找個人坐上去試試看。
Misato: 也許你說得對。

Shinji: 究竟帶我來做甚麼?
Gendou: 跟你所想到的一樣。
Shinji: 你的意思是……要我坐上眼前這東西,去攻擊熒幕上那東西?
Gendou: 正是。
Shinji: 不行!你說甚麼,居然要用上我?
我一直以為你根本不需要我。
Gendou: 吩付你來正因為如今需要你。
Shinji: 為甚麼偏偏選中我……?
Gendou: 因為別無選擇。
Shinji: 但我辦不到。
這東西我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有甚麼道理指望我能操作它?
Gendou: 自有道理。
Shinji: 不行!
我做不到!
不可能!
Gendou: 你要是肯上去,馬上動身;不然的話,離開,立刻!

# 使徒攻擊NERV-HQ正上方的地面。

Gendou: 這東西終於發現我們的位置。
Ritsuko: 真嗣,刻不容緩了。
Misato: 上去吧!
Shinji: 不行。這一切徹頭徹尾都是荒謬。
Misato: 真嗣……你到這裡來到底為了甚麼?別逃避,
別逃避你爸爸,別逃避一切,更別逃避你自己。
Shinji: 我明白了。
不過我始終信不過自己做得到。
Gendou: 冬月!

# 冬月耕造(Fuyutsuki Kouzou)在熒幕上出現。

Gendou: 把綾波麗喚醒。

Kouzou: 她身體行嗎?
Gendou: 還沒有死。
Kouzou: 我立刻去。
Gendou: 麗。
Rei: 在。
Gendou: 後備結果不中用。
始終不中用。
Rei: 是。
Ritsuko: 為綾波麗安排初號機。
重新啟動!
Frau: 遵命。中止現行程序,重新啟動。
Shinji: 我是多餘的……我早知道的。

# 綾波麗(Ayanami Rei)躺在活動病床上,給人推進指揮廳來。
# 一望而知,受了重傷。
# 使徒再次攻擊,天花有碎片掉下。

Shinji: 小心啊!

# EVA伸手替真嗣擋開碎片。

Shinji: aaahh...
Mann: EVA居然自己動起來!怎麼回事?
他把扣著右臂的繫帶都掙脫了。
Ritsuko: 不可能的!還沒有插入Entry-Plug啊!不可能會動的。
Misato: 沒有Interface而活動。
或者確切點說,而動手保護真嗣??
這東西感應到真嗣的想法。

# 碇真嗣跑到綾波麗那裡抱著她。綾波麗受驚了。

Shinji: 不可以逃避,不可以逃避,不可以逃避……
我會做得到,我會坐上去。
Personal: 凍結程序完成。
右臂繫帶修理完畢。
接合位置調準
Maya: Termination signal plug 解除。
Personal: 插入Entry-plug。
Operator: Entry-plug固定。
開始首次接合。

# 碇真嗣在Entry-plug中(Entry-plug是駕駛艙之類的東西)。

Ritsuko: 開始灌入LCL液體。

# 一種液體開始注入碇真嗣身處的Entry-plug。

Shinji: Hmm?甚麼來的?
Ah, ah, ahhh,, Uggguuuhh...
Ritsuko: 沒事的,LCL注滿肺部後,就會對肺部直接提供氧氣。
你很快就會習慣。

# Hier hat jemand zuviel "The Abyss" gesehen :)
# Fluessigatmungssysteme sind technisch machbar und duerften in wenigen Jahren einsatzbereit sein.

Shinji: fuaah,guuahah,很嘔心…...
Misato: 堅持下去!你是個大丈夫啊!
Personal: 連接主電源。
把電力通到全部電路。
Roger
Operator: 開始第二次接合。
聯絡A10神經的線路接通。
Ritsuko: 日本人注定要掌握控制EVA的技術。
所有聯絡接通。
Maya: 接上相互線路。
同步率是41.3%。
Ritsuko: 不可思議!
Maya: 所有諧波數值正常。一切正常。
Ritsuko: 行了。
Misato: 準備出發。
Personal: 解除第一lock bolt
解除
撤除umbilical bridge
解除第二lock bolt
依次解除第一第二binging
解除1至15號安全扣
內部電池充電完成
外部電源供應開啟

# NERV-HQ

Operator: OK.
EVA初號機移送發射台。

# EVA初號機準備出發。

Maya: 通道暢通。
Ritsuko: 可以出發了。
Misato: OK.
沒甚麼要緊嗎?
Gendou: 當然要緊,除非打敗使徒,否則我們沒有未來。
Kouzou: 碇源堂,你滿不滿意?
Misato: 出發!

# 發射台把EVA初號機迅速從Geo-Front射到地面。
# 使徒在市中徘徊。
# EVA初號機亮相。

Misato: 真嗣……你一定要活著回來。

# 第一集完
# Song: "Fly me to the Moon" (Standardversion)



Fly me to the moon
and let me live among the stars
let me see what spring is like
on Jupiter and Mars

In other words hold my hand !
In other words, darling, kiss me.

Fill my heart with song
and let me sing forevermore
You are all I long for,
all I worship and adore

In other words, please be true !
In other words, I love you.

-----------------------------------------------------------------------



Trailer: Eva defeats Angel, but this is only the beginning of everything.
Shinji runs away from his father and Misato's pride makes
her decide to become his guardian. Next is 'Unknown Ceilings'.
Of course, next time, service, service.

-----------------------------------------------------------------------
End of Episode:1

《新世紀福音戰士》第一話 1a

  • 溯洄從之

  • 聞見思錄〈老翻與我〉談起《新世紀福音戰士》(參wikipedia/eva zone).信不信由你, 我也是《新世紀福音戰士》迷喎, 當年中日文版集集看幾遍不在話下, 天天搜尋同好網站看大家如何詮釋片中種種象徵與謎團還意猶未盡, 還要迷到去讀英語和德語的劇本(事關不懂日語), 結果當年忍不住把第一集的對白自己譯了一遍出來.

    蒼天保佑, 終於把不知去何處的譯稿發掘出來, 大家來一起回味一下吧.

    OPENING THEME SONG

    (songs from sonic-manga.de and am2010music powered by sidekick's player.swf)


    (1998.05.29)
    --------------------------------------------------------------

    Literal Translation Series
    NEON GENESIS EVANGELION
    第一話 使徒、來襲

    -------------------------------------------------------------

    # A.D. 2015

    -------------------------------------------------------------

    # 一隻龐然大物正穿越沉沒在海底的城市。

    # 海邊大隊裝甲坦克嚴陣以待,炮口正對海中城市。

    -------------------------------------------------------------
    Radio: 今天下12時30分起,東海(Tokai)附近,關東(Kanto)、中部(Chubu)一帶進入緊急狀態。市民請馬上前往避難所。重複,今天……

    # Tokai位於東京與名古屋(Nagoya)之間。
    # Kanto及Chubu則地處Tokai以北平原。

    # 火車站告示:全線暫停

    -------------------------------------------------------------

    # 有輛汽車風馳而過。

    Misato: 居然在這時才接不到他。如今怎麼辦好呢?!

    # Misato手執相片,上面用平假多注了個名字「Ikari Shinji」(碇真嗣)。
    # 相中人身穿普通校服,日本最平常不那種。

    -------------------------------------------------------------

    # 電話亭中一個男孩子拾起聽筒。

    Telefon: 緊急狀態,一般電話服務暫停。
    Shinji: 服務暫停……看來我原不該來。

    # 交通標誌:第三新東京市13 km;御殿場(Gotenba) 35 km
    # 御殿場(Gotenba)座落於富士山麓

    # Shinji手中相片有一行筆跡,潦草地寫著:「真嗣君,我會來接你。請等我。
    # 以此為記!」(箭咀指著相中人酥胸)

    Shinji: 不用見更好。現在天不應,地不聞,還是先往避難所躲一下。


    # 一陣狂風

    Shinji: Haaah…aaahh…

    # 龐然大物在城市中走過

    Shinji: Aahhhhh!

    -------------------------------------------------------------


    # 聯合國部隊總指揮部(UN-HQ)。巨幅熒幕前

    Frau: 目標正衝著此地而來。
    Mann: 取得目標的影像。現在傳送到主熒幕。

    # 兩名軍官:碇源堂(Iraki Gendou)和冬月耕造 (Fuyutsuki Kouzou)

    Kouzou: 一轉眼15年。
    Gendou: 終於來了──
    Kouzou: 使徒。

    -------------------------------------------------------------

    # 聯合國空軍部隊向使徒猛攻。

    戰機: 所有導彈命中目標。
    Ahh……

    # 戰機在真嗣眼前不遠處墜毀。

    # 一輛汽車飛馳而至,停在真嗣跟前。

    Misato: 對不起,要你苦等多時了。

    -------------------------------------------------------------

    # UN-HQ

    Mann: 目標絲毫無損,繼續逼近第三新東京市。
    Frau: 空軍無法把目標截停。

    # 導彈猛烈轟擊使徒。
    # UN部隊三名指揮官

    Sub-Cmdr A: 總動員!把厚木(Atsugi)及入間(Iruma)兩基地的部隊全部調來。

    # Atsugi是UN在日本的軍事基地。Iruma則是日本空軍的基地。

    Sub-Cmdr B: 不惜一切代價!無論如何也要把目標摧?。
    Sub-Cmdr A: 怎可能的??!!明明是轟個正著的。
    Sub-Cmdr B: 裝甲兵團全軍覆沒。導向飛彈和大炮對這東西毫無作用。
    Sub-Cmdr A: 不中用!單憑這樣單薄的火力實在無濟於事!

    # Gendou & Kouzou

    Kouzou: 有AT field保護著,一如所料。
    Gendou: 一般武器是傷不了他的。

    # 電話鈐聲

    Cmdr: 知道,長官。會按原定部署動用它的。

    # 與此同時,從望遠鏡中看見本來把使徒重重包圍的戰機,突然一下子全部撤離。
    # Misato正用望遠鏡遠眺戰況。

    Misato: Hey, 不是真的吧……要動用N2核彈??!!
    伏下!!

    # 核彈爆發
    # Misato的車給狂風吹翻了。

    # UN-HQ

    Sub-Cmdr A: 解決了。
    Sub-Cmdr B: 可惜,再沒事情留給你們做了。
    Frau: 核爆引發的激波(shock wave)回襲過來。

    # Misato的車四輪朝天。

    Misato: 要不要緊?
    Shinji: 沒大礙,只是滿口沙塵。
    Misato: 好極了!預備好沒有?
    一二三,推!

    # 汽車翻過來。

    Misato: 謝謝。做得好!
    Shinji: 別客氣,葛城(Katsuragi)小姐。
    Misato: 叫我美里(Misato))吧!
    Shinji: 你也喚我真嗣好了。

    # UN-HQ

    Obercmdr: 目標有何動靜?
    Frau: 強烈電波干擾,尚不能斷定。
    Sub-Cmdr A: 好厲害的爆炸。這傢伙一定粉身碎骨。
    Mann: 探測器恢復運作。
    Frau: 核爆中心區域測到能量反應!
    Sub-Cmdr A: 甚麼?????
    Mann: 影像恢復
    Cmdrs: oh....
    Ober-Cmdr: N2是我們的殺手?啊……難以置信。
    Sub-Cmdr A: 簡直是鬼怪!

    # 使徒抵過了核爆,正在復元再生。
    # Misato在車上致電總部。

    Misato: 這個當然…...放心吧,我會好好保護他。
    請替我們準備好輸送艙,要直通那種。
    那還用說……我自動請纓來接他,自然會負起全責啊!
    Bye.
    Misato: [喃喃自語] 慘了!這部車剛剛才交了首期……
    而今形同廢鐵…..還有33期要付呢…..修理費可厲害了……
    這件外套,是我唯一好看些的衣服……?了……
    Shinji: Misato小姐……
    Misato: [喃喃自語] 可是現在心情居然蠻不錯呢……噢,?瓜!
    Shinji: 對不起,Misato小姐……
    Misato: aehh, oh,你剛才說甚麼?
    Shinji: 這樣做真的沒問題?

    # Misato順手牽羊,從路旁人家的汽車中把電池檢過來。

    Misato: aeh, OK啦.…..沒問題的。非常情況嘛,總不成撇下車子不管。
    再說我好歹是個UN軍官呀,雖然看來不大像似的。
    Shinji: 但那也說不過去。
    Misato: 沒趣的孩子。你這人真掃興,跟俊俏的臉孔大不相稱。
    Shinji: 你真以為……
    Misato: Hmm,生氣嗎?對不起。不過這也難怪,還是個小孩子。
    Shinji: (你)簡直幼稚,以你的年紀而論可不?

    # Misato受不了一個小孩子的奚落,猛然大踏油門……

    # 使徒受了傷,停在一旁。
    Kouzou: 這東西在復元再生,一如所料。
    Gendou: 否則不過像件普通的武器,沒甚麼了不起。
    Cmdr: Ohh.…..
    Kouzou: 歎為觀止,居然還能自我強化。
    Gendou: 而且還會用謀。(或:而且曉得思巧。)
    Kouzou: 再次來襲僅是時間問題……
    (或:問題只在於何時再次來襲。)

    (待續)

    除夕


    爆竹一聲除舊, 桃符萬象更新.
    祝各位得心應手, 萬事如意.

    二版《譜天誦讚》, #499 除夕迎新歲歌 (略修):
    遙望碧空, 打新歲鐘: 霜光滿地, 雲飛天空.
    年月逝去在黑暗中, 歲鐘敲響將一載送.

    打起歲鐘, 遠送煩愁, 休為逝者抱痛心頭.
    迎進一視同仁正義, 遠送貧富不均深仇......

    (Ring out wild bells to the wild sky 劉廷芳譯)

    豬屎喳的喳


    香港政府新聞網:

    漁農自然護理署表示,初步測試結果顯示,1隻在沙頭角撿獲的鵲鴝(俗稱豬屎喳)屍體懷疑帶有H5禽流感病毒,現正進行確定測試。


    豬屎喳的字怎讀? 吱吱喳喳怎讀? 為甚麼所有電台電視新聞都讀成 dzaa2 而不是dzaa1? 不懂.

  • 溯洄從之

  • 夏日遊戲:

    注 意 ﹕1. 氣 球 裝 了 水 以 後 很 容 易 爆 , 所 以 不 需 要 用 力 去 擲 。2. 擲 女 孩 子 達 到 的 效 果 最 好 , 但 如 果 她 哭 了 就 要 停 止 。


    正所謂, 每件事都有個譜.

    走唱事件及其他 (囈語)


    1.
    Much ado about nothing是有一套莎劇的名字.

    mislead in stomach 的走唱事件看來終於告一段落. 看著留言數字由數個一下子跳至四十跳至九十多, 事已至此, 實在不知如何置喙. 其實故事簡單不過, 就是有老師在泊裡慨歎學生表演馬虎, 結果有人惱羞成怒, 要在老師泊裡吵個公道.

    同學似乎誤解了幾個字眼的用法:
    1, 吵個公道和爭個公道是兩回事. 以聲浪壓倒對手, 不同於據理力爭.
    2, 不尊重和不體諒也是兩回事. 表演得不好, 但已盡力. 老師沒有考慮到這一點, 這不是不尊重, 這叫不體諒.



    2.
    以下這幾句話說得好:
    二、一般人民應站在國家主人的立場,對各式各樣的政黨隨時保留選擇支持或拋棄的超然地位。所以政黨只有一時的支持者,而不必有永久的黨員。否則一般人民分別成為各個政黨的黨員時,各政黨就形同人民相互對抗的集團,而人民也失去了主人的超然地位。

    余光中《雙人床》 (存錄)


    MAKE LOVE NOT WAR.

    余光中《雙人床》:

    讓戰爭在雙人床外進行 / 躺在你長長的斜坡上 / 聽流彈,像一把呼嘯的營火 / 在你的,我的頭頂竄過 / 竄過我的鬍鬚和你的頭髮 / 讓政變和革命在四周吶喊 / 至少愛情在我們的一邊 / 至少破曉前我們很安全 / 當一切都不再可靠 / 靠在你彈性的斜坡上 / 今夜,即使會山崩或地震 / 最多跌進你低低的盆地 / 讓旗和銅號在高原上舉起 / 至少有六尺的韻律是我們 / 至少日出前你完全是我的 / 仍滑膩,仍柔軟,仍可以燙熱 / 一種純粹而精細的瘋狂 / 讓夜和死亡在黑的邊境 / 發動永恆第一千次圍城 / 為我們循螺紋急降,天國在下 / 捲入你四肢美麗的漩渦


    余光中《如果遠方有戰爭》:

    如果遠方有戰爭,我應該掩耳 / 或是坐起來,慚愧地傾聽? / 應該掩鼻,或該深呼吸 / 難聞的焦味? / 我的耳朵應該 / 聽你喘息著愛情或是聽榴彈 / 宣揚真理? / 格言,勳章,補給 / 能不能餵飽無饜的死亡? / 如果有戰爭煎一個民族,在遠方 / 有戰車狠狠犁過春泥 / 有嬰孩在號啕,向母親的屍體 / 號啕一個盲啞的明天 / 如果有尼姑在火葬自己 / 寡慾的脂肪炙響絕望 / 燒曲的四肢抱住涅槃 / 為了一個無效的手勢,如果 / 我們在床上,他們在戰場 / 在鐵絲網上播種著和平 / 我應該惶恐,或是該慶幸 / 慶幸是做愛,不是肉搏 / 是你的裸體在臂中,不是敵人 / 如果遠方有戰爭,而我們在遠方 / 你是慈悲的天使,白羽無疵 / 你俯身在病床,看我在床上 / 缺手,缺腳,缺乏性別 / 在一所血腥的戰地醫院 / 如果遠方有戰爭啊這樣的戰爭 / 情人,如果我們在遠方

    葉紹德《春殘夢斷》(存錄)


    葉紹德《春殘夢斷》(調寄When a child is born):
    (music from rienzihills.com)

    youtube有汪明荃的演唱版本
    At 17 也在電視節目上唱過, 可惜找不到片段.

    情醉青山, 才貌驕俗眼, 緣定合歡, 窺窗新月橫, 相思句, 玉燕枕畔喃, 唱和樑間, 盟誓天地鑒.

    勞燕分飛, 腸斷, 朝夕盼; 人遠夢短, 方知相會難. 音書杳, 舊愛不復還, 遠望雲山, 垂淚睜倦眼.

    愁壓春山, 情斷鴛夢冷, 懷記舊歡, 傷心忍淚難. 三春去, 月缺花又殘, 兩字緣慳, 無淚哭聚散.


    歌詞已比對汪明荃所唱出來的字, 應無誤. 只有情醉青山的山字, 無法完全確定是山字還是衫字.
    人遠夢短一句, 是人遠, 非人去.

    又, "垂淚睜倦眼", 似改為 "含淚睜倦眼" 更宜.



    延伸:
    * Matxela 啼笑姻緣

    九鐵恢復人手操作之謎


    九鐵遭人揭發, 車底支架的焊接位 出現裂痕, 而且發現後多個月, 才向政府報告. 為免裂痕繼續惡化, 九鐵從今天起, 恢復2003年以前的模式, 改用人手操作列車. 九鐵解釋, 改用人手操控列車, 能減低煞車時 組件所受的壓力, 因為人的反應時間 比機器長得多. (詳情)

    自然明白, 如此的補救措施, 意味九鐵並未摸得通 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正如港燦在危機管理三例中說, 這是安撫人心的手法. 然而奇怪的是, 如果只是要減低 煞車速度(更確切講是加速度), 何不調節自動操作系統的設定值, 而要用回人手操作 (要司機自行把列車放慢)?

    聽起來並不合理. 這樣看來, 故事應別有內情.

    blog is NOT blog if... (囈語)

  • 溯洄從之

  • 惺惺相惜的情懷, 難道去如黃鶴?

    歌德, 所謂討論這回事麻:

    個時大家真係嘗試明大家講咩,大家都係回應大家既講法,同埋真係以 數據例子做support;最起碼既係,大家都可以「扮理性」「溫溫和和」「和而不同」,而唔係好似而家單憑幾隻字就 動不動就話人 涼薄(仲要衰到唔開名添),話人 誹謗。


    A blog is no longer a blog when it becomes others' forum.

    "某某寫甚麼甚麼, 我又寫....", "寫了點相關的東西, 過來看看吧!" 這兩句地道的泊話, 特別可愛. 那樣的互相引發, 互相切磋, 才像泊落的當行本色---只少我以為, 我想像, 我懷念.

    泊落非泊落, 如果它變成別人的討論區. 豈可動輒視人家的泊落當做自己發表的講台?

    十句女人最憎男人說的話 (存錄)

  • 溯洄從之

  • from 梁巔巔《醉幻迷離人生是戲》: 十句女人最憎的說話 (2006.01.07)

    ----

    1. 你咪咁小器啦!

    女人點解憎?小器是女人擁有但又不想認擁有的特質,你明寸佢?等開拖吧!

    男人說這句話時通常笑笑口,點解?因為知女人唔啱聽,明知不應說但堅持說出來。但這就是撩交嗌!男人說這話前通常已說完『嬲完未呀?』、『唔好嬲啦?』之類的話,但游說不果。而女人會話唔識人就賴人小器,屙屎唔出賴地硬!即係話我唔應該嬲者?女人發嬲一定有佢道理,男人駁嘴即係話我不講理,作死!

    建議:要女人唔嬲,真的惟有等她自己嬲完,但不等於什麼都不做,男人最好做點事來縮短過程,愈拖只會愈難氹!基本上連個嬲字都不能提,女人好憎呢個字,唔嬲都變嬲!告訴你,叫女人唔好嬲,佢嬲得仲勁!女人在小器、嬲爆爆,男人氹佢盞晒氣!要軟化女人從身體入手,抱抱或緊握她手吧!

    2. 對唔住囉!

    (同類說話:我唔岩、我衰囉、我錯囉) 女人點解憎『囉』?因為晦氣到死囉!而且最討厭是加個『咁』字在前頭,『咁對唔住囉?』,一個『咁』字包含了『我唔覺得自己錯,但買你怕囉』這十二個字的意思。女人會諗:『明激我啦!』而男人說時通常皺眉頭、眼神厭倦,擺明在說:『你又來?』;女人又會諗:『乜我好難頂咩?』

    建議:用口去表示歉意是低層次的做法,倒不如用行動表示。唔該比D性格,唔覺得自己錯的話,老虎蟹都唔認錯!唔該比 oD風範!若真係要道欺,咁傾盡誠意啦!

    3. 鍾意嗎?

    我送比你吖!女人點解憎因為得個講字?因為男人總以為講咗就等於買咗,無需真的買!

    見我雙眼發晒光仲問,你盲架?要我用把口去講我鍾意,即係要我認貪心啫!

    建議:講得出就要做得到!一定要趁熱買!一拖~ 女人又話你無誠意!故立即在她面前付款是最方便的做法。

    但女人最憎呢種方便,唔浪漫嘛。唉~ 男人總係唔識送禮物,以為買咗然後交過去就大功告成!其實送禮物最重要是點樣交到對方手上,即係心思、驚喜。

    4. 使唔使幫你?

    (同類說話:使唔使車你、使唔使幫你拎?) 女人點解憎廢話?

    女人:『問來幹麼?!』『答得你我都做完!』

    建議:女人最憎男人『齋 Talking』,唔聲唔聲做咗先才是英雄,故此,做多無壞。即使自己搞得掂,女人都鍾意男人獻殷勤的。

    5. 搵日同妳去。。。。

    女人點解憎搵日,通常不會兌現又信口開河了!你估我係你 oD客,『搵日出黎飲茶』咩!

    建議:女人記性很好,此等不兌現的小事是她日後炒大鑊的導火線。女人無要求的話,男人切忌自動比 offer,無謂製造機會比人 challenge 吖!

    6. 得架啦!得架啦!

    (同類說話:掂架啦!掂架啦!) 女人憎認屎認屁認叻,結果錯漏百出無樣得!

    你覺得佢係怕你煩,想塞住佢把口,所以吹到天咁大,但其實得鬼!

    建議:無希望就無期望,無期望就無失望,實話實說吧!女人要講嘢,一定要比佢講;而比佢講,佢先唔講。keeeeeee。

    7. 明啦明啦!

    (同類說話:係啦係啦、得啦得啦) 女人點解憎明個屁,係因為佢哋會覺得:『想我收聲至真!』真係明?咁我啱啱講到邊度先?

    建議:她在跟你說一些她認為很重要的事,即使你覺得無聊,也請耐心聆聽,硬食吧!在她喋喋不休時緊握她的手,信我,好快收口。適當時候發問,讓她知道你在聽;無傷大雅的小事不妨附和,大事情則要糾正。

    8. 是但啦。

    女人點解憎無要求?因為這代表你無原則、無性格吖嘛!

    女人會諗:『你又嫌我煩了!你寧願 suffer 任人擺布,我諗我真係好討你厭,嗚。。。。』

    建議:大可拋個波比佢,溫柔地說:『你話呢?』她反而覺得你尊重她不在乎說什麼,而是在乎怎樣說;男人說話時語氣夠堅定就是說服力,女人自然收聲。

    9. 想唔想做 (愛)?

    女人點解憎摸 o緊先問,佢哋會話:『別懶尊重我吧!乜你睇唔出咩?點答你呀?!唔好難為我啦!』

    建議:女人做愛講 mood,一句說話足以摧毀一切。不反抗已是默許,醒 oD啦!

    10. 你開唔開心?

    (類似說話:你 high 唔 high?我得唔得?勁唔勁?) 女人:『焗住要答開心?迫人講大話!?乜你睇唔出咩?』

    建議:抱抱算吧,別生不必要的事端,比機會佢問番轉頭:『咁你愛唔愛我?』唔提反而唔諗,別『刺激』她去思考:『你真係好渣斗!』」

    我想,其實一個女人愛一個男人,才會有以上表現。作為一個男人,我想,該感到她的可愛及亦應感到甜絲絲。

    讀《單行的話》

  • 溯洄從之

  • 小踢轉貼了七歲小朋友李單行的話, 通寶師兄看後留言說不寒而慄:

    我的志願是領犬員,因為我喜歡小狗和想做警察。在 WTO 期間,警察們對自己沒有信心,警察用糊椒噴霧、水砲和催淚氣,噴示威人士。示威人士有一點生氣,衝擊越猛烈,示威人士衝擊防線。有香港身份證的人可以走,沒有的人士要回警察局。我的感覺是覺得不公平,我的想法是警察不對。令我不想做領犬員。
    ---李單行 七歲


    不講大哉問, 只談些微枝末節的感想.

    1. "在 WTO 期間,警察們對自己沒有信心,警察用糊椒噴霧、水砲和催淚氣,噴示威人士。示威人士有一點生氣,衝擊越猛烈,示威人士衝擊防線。" 故事的另一面講法是, "示威人士衝擊防線, 示威人士有一點生氣, 衝擊越猛烈, 警察用糊椒噴霧、水砲和催淚氣。噴示威人士。". 我猜兩種講法都不夠傳神, 不過硬要二選其一, 我猜者離事實近一些. 不如改成這樣吧:

    示威人士衝擊防線, 衝擊越猛烈, 警察有一點生氣, 用糊椒噴霧、水砲和催淚氣, 噴示威人士。


    不過, 在 WTO 期間,警察們對自己沒有信心, 這一點是比較清楚吧. 當然, 這到底是無可厚非, 還是不知所謂, 那是另一個問題.

    2. "有香港身份證的人可以走,沒有的人士要回警察局。我的感覺是覺得不公平". 小朋友這樣說當然沒甚麼好批評. 可是我不下一次聽到有當時的香港示威者說樣呼籲, 希望救出被困的人. 唉, 這種講法不好, 須知道這是累街坊的講法. 要是警方回應 "好啊, 那我們就一視同仁, 通通拘捕, 一個也不放過." 那豈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如果一心救人, 這樣說適得其反, 人救不了反牽連更多人; 如果一心義無反顧, 身涉其中在所不辭, 那不如說 "要抓就連我也抓去吧, 有沒有香港身份證有甚麼相干" .這種宣言更有氣慨更澟然---如果容我做塘邊鶴慷他之慨的話.

    3. 單行的父母說他們沒有修改他的任何一隻字. 我想這是真的. 而且進一步猜想, 他們也沒有dictate這篇文給單行. 我想這也是真的. 不過, 留意一下用字和語氣, 七歲小朋友寫出這樣一篇文, 他要不是老積得不得了, 就一定是耳濡目染, 把成年人的兩個講法, 背得滾瓜爛熟.

    東南西北中宋以朗先生點出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

    You can tell 7-year-olds to wash their hands or do their homework, but you can't talk to them about how the police treated those with and without Hong Kong ID's differentially because you are brainwashing them about how the rule of law does not actually exist.


    我越來越愛宋以朗先生.


    PS:
    TSW, 中秋.新年.單行, 值得一讀再讀.

    刻薄與掃興


    miss and hit, 再見掃興王:

    大家都在挑戰大家深不見底的底線,彷彿世上無崩口人又無崩口碗;做朋友做到無時無刻句句么心么肺之餘還未反面,不能不說是一項成就。因為是娛人自娛,目的從來都旨在互相發掘語言的樂趣......然而講事實可以刻薄,卻萬萬不能掃興。


    遇過一些人在其圈子裡總是給人揶揄. 曾幾何時, 於心不忍替他們說過話, 替他們擋過 圈子中人近乎肆謔的急攻. 但是到慢慢看出他們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捱, 反而覺得自己多事了.

    刻薄但不為人所憎惡, 是大有學問的. 幽默與口賤也是兩碼子事, 只是我是這樣想.

    贔屭




    昨天讀AM730, 有作者[1]說閉翳一詞的寫法是, 贔屭. 升庵外集記載:"龍生九子,不成龍, 各有所好". 其中一子叫贔屭, 形似龜, 好負重. 不知道他是對是錯. 總之我看這個贔屭, 背(貝)上背著一堆, 生也背背背, 死(尸)也背背背. 背負千斤永無休止, 怎能不閉翳.

    [1] am730, 2006.01.05, p22, 彭志銘, 正字正確: 贔

    網上找不到升庵外集, 只找到這麼一段東西 (所標的音是國語讀法), 說的大約是中國建築物上的雕塑裝飾 ():

    1.贔屭(音必洗):形似巨龜,喜好負重物,多用為石碑或石柱的基石裝飾。 (粵音脾氣閉翳)

    2.吻(螭音吃):龍頭魚身,性好在高處眺望,多用於殿堂屋脊上的裝飾,以鎮宅辟邪。 (螭粵音雌)

    3.蒲牢:形似龍,生於海中,怕鯨魚,如遇鯨魚,必大吼。因其好吼,所以古時鑄造大鐘時均刻浦牢為鐘鈕。

    4.(音必岸):形似虎,因外形威武,故多雕飾於監獄大門上。(粵音陛汗/陛岸; bianca)

    5.饕(音掏帖):龍角虎面,好飲食,故多用來鑄造在鼎器之上,所以好吃的人被稱為「饕餮之徒」。 (粵音滔鐵; toty)

    6.虫八 虫夏:頭以獅而尾像龍,是水中的猛獸,性好水又善飲,古人多作橋柱之圖飾。

    7. (音崖資):性殘好殺,所以多用於刀柄、斧鉞等兵器的裝飾,以增加威勢。 (粵音涯砦/涯寺)

    8.狻(音酸泥):外形像獅,性好煙火,多鑄於香爐上作辟邪之物。 (粵酸倪)

    9.椒圖(椒塗):外形像獅,性喜牢閉,古人多用做門上飾物,或用來鑲門環鎮守門戶,今人誤為「獅頭」。


    懷疑這些名稱, 我們如果曉得粵音口語的讀法,也許原來很熟悉.

    延伸:
    *wikipedia龍生九子 . 照片齊全.
    *另一些.
    *倉海君 蔽翳, 贔屭

    均真

  • 溯洄從之

  • 港燦, "叱吒"

    小燦總覺,原來大家心目中的 "公平" 條件係 rules of the game:

    - 越簡單易明 = 越公平,例如只計播放率,that's all。如果 "專業推介,叱吒十大" 手多多由純統計播放率改為播放率 50% + "SMS 短訊投票" 50%,小燦預期有網民會指新規則不及以前的公平,儘管加入廣大網民投票可拉低純計播放率所涉及的少數人主觀喜好。

    - 令人覺得相對透明度高。最重要係 "令人覺得" 四個字 : 每個人都覺得佢可從所公佈的遊戲規則中輕易推算到結果。商台令大家相信佢每日播過某首歌幾多次有做統計,全部到年尾如實報數據播放率排各獎項名次不會再另行 "加工",咪令大家覺得透明度高囉。



    雖然一般情況下, 均真和公道可以互通. 但確切地講, rules of the game簡單易明而且令人覺得透明度高, 那叫做均真, 不是公道.

    均真, 就是講明規矩,依足規矩,沒有取巧. 然而, 可以好均真, 但一點也不公道---講明規矩無呃你, 不過擺明恰你.

    不是欺騙你, 是欺負你, 無花無假.

    至於甚麼叫公平, 即公平這個字眼的用法如何, 我不太懂. 公道大概還知道一點, 公平已不太清楚, 平等更不曉得---除了聽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人人生而平等之類的用法以外.

    洗禮祝詞


    金口若望洗禮講詞》:

    2.26 當司鐸說:「某某,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受洗」,他三次把你的頭沒入水中和扶起……他不是說:「某某,我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為你授洗」,而是「某某,你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受洗」。這顯示司鐸只是恩寵的服務員,只是借他的手而行(他也是為此而被聖神所按立的),整個儀式都是由父、子、聖神,那不可分的上帝聖三,所完成的。


    notes:
    「某某,我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為你授洗」
    =「某某,我奉聖父、聖子、聖神之名,替你施洗」

    「某某,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受洗」
    =「某某,你奉聖父、聖子、聖神之名而受洗」

    簡約 M4W


    徵友廣告一則

    M4W: ISO 20-25YO NBM NS HWP & VGL SAF, W/ GSOH for LTR.

    ---張俊聲, 730視角: M4W. am730 (2005.12.30), p.26.


    ?!




    (Man looking for Woman: In Search Of 20-25 Years Old Never Been Married Non-Smoking Height/Weight Proportionate and Very Good Looking Single Asian Female, with Good Sense Of Humour, for Life Time Relationship.)

    transfer of hk



    Transfer of the Crown Colony of Hong Kong, 1997.

    97前香港殖民地政府徽號的圖案上, 種種象徵大概不用多說明. 我把中間的獅子左右倒轉. 由向左變成向右. 意思也不用多解釋了吧.

    打從84年中英聯合聲明起, 一直想弄一個類似這樣的東西. 理想中是把中間那頭獅子也換成一條龍, 然後替右邊那條大龍戴頂小紅帽. 可惜我改圖功力有限, 沒有做到. 要是有改圖高手做了出來, 煩請通知一聲.

    (玩野一點, 中間的獅子還可以換成政府近年搞出來的飛龍標誌. 也許更過癮)

    貨殖論壇(1月) (小廣告)


    Sherman Cochran講的題目好像很有趣.
    poster



    時地詳情及講題概要, 見貨殖論壇網頁

    * 蕭鳳霞 Helen Siu
    美國耶魯大學人類學系教授
    2006 年 1 月 3 日 (星期二)
    循環更新:全球化時代香港人力資源的競爭性(廣東話主講)

    5 January 2006 (Thursday)
    Uncivil Urban Spaces in Post-Reform South China – Rethinking Modernity and Marginality (In English)




    * Prof. Sherman Cochran
    Hu Shih Professor, Department of History, Cornell University

    Survival Strategies for the Chinese Family Firm in War and Revolution.

    Lecture 1: Managing Family Businesses during the Sino-Japanese War of 1937-1945
    Lecture 2: Choosing between Hong Kong and Shanghai as Business Bases during the Communist Revolution of 1949


    日期 Date:
    Lecture 1: 10 January 2006 (Tuesday)
    Lecture 2: 12 January 2006 (Thursday)




    * 張忠民 Zhang Zhongmin
    上海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研究員

    城市經濟及其在中國的地位―以上海為中心

    2006 年 1 月 17 日 (星期二)
    第一講 ─ 上海:城市經濟的歷史成長 1842-1949(普通話主講)

    2006 年 1 月 20 日 (星期五)
    第二講 ─ 上海:從老工業基地邁向世界城市 1949-2004(普通話主講)

    香盈


    上文說起名字, 除夕遇上一位三歲的小姑娘, 名叫香盈, 可愛得很. 我信口說道, 馨香盈室. 她媽媽聽到, 馬上更正說, 馨香盈懷袖呀!

    古詩十九首之九:

    庭中有奇樹, 綠葉發華滋, 攀條折其榮, 將以遺所思. 馨香盈懷袖, (可惜) 路遠莫致之. 此物何足貴? 但感別(離已)經時.


    你明不明白她媽媽為甚麼要鄭重更正? 馨香盈室, 說的是騷人墨客, 好花採得瓶供養的風雅. 馨香盈懷袖, 說的是有情郎, 對她女兒珍而重之,情深一往的思念之情啊. 那自然含糊不得.

    如此美麗的名字, 值得一記.







    PS:
    "馨香盈懷袖, 路遠莫致之. 此物何足貴? 但感別經時." 我心願她知之.

    kamberly


    1. 零五收爐無邊吹水會後, clare of kamberly要我看風景的時候, 替他起一個筆名. 其實, 我覺得kamberly (琴百里) 這個名字已經很美.

    2. 琴. 紅樓夢裡, 薛寶釵的妹妹就叫寶琴. 不少父母也替自己的女兒取名寶琴, 寶琴這個名字之所以興起, 大概由此而來.

    3. 綠綺, 琴名. 李白, 《聽蜀僧浚彈琴》:

    蜀僧抱綠綺 西下峨眉峰
    為我一揮手 如聽萬壑松
    客心洗流水 餘響入霜鐘
    不覺碧山暮 秋雲暗幾重


    意思說, 有一位僧人抱了綠綺琴來, 為我彈奏一曲. 那琴音清響, 教人心曠神怡. 我沉醉在琴聲之中, 不覺時間流逝, 原來天色已晚了.

    綠綺這兩個字, 令我想起 哀綠綺絲, 梁實秋所譯的《阿伯拉與哀綠綺絲的情書》 有這樣的一段介紹:

    哀綠綺絲才貌雙絕,師生之間一見傾心。......哀綠綺絲為他生下一個孩子,阿伯拉堅持要和她秘密結婚。但哀綠綺絲的情愛純潔無私,她知道婚姻會毀滅所愛者的名譽與前程,終於拒絕,很榮耀地願作他的秘密情人。哀綠綺絲的叔父(她的保護人)大為震怒,雇用殺手,夜闖阿伯拉臥房,對他實行了殘忍的閹割。受此奇恥大辱之後,阿伯拉隱遁巴黎附近之寺院當修士,哀綠綺絲則捨身為修女。在此期間,阿伯拉與哀綠綺絲之間互有情書往來,當年抑制未發之情一洩無遺,狂熱與哀怨交織,情愛與懺悔並在......阿伯拉死於西元一一四二年,再過二十年哀綠綺絲去世,葬在他的墓旁,後又遷葬於拉舍斯禮拜堂,至今猶供人憑弔。


    很哀傷的愛情故事. 《阿伯拉與哀綠綺絲的情書》收錄的就是他們出家以後來往的書信. 哀綠綺絲的真情剖白,感人肺腑. 自從讀《情書》以來, 對哀綠綺絲, 可以說是由憐生愛, 敬佩他敢於表白, 一往情深. 相比之下, 阿伯拉不過是個小男人, 心口不一, 言不由衷, 還要委過於人. 正好是紅樓夢裡賈寶玉的說話---女人是水做, 精瑩通透, 男人是泥做的, 俗不可耐---的寫照. 雖然我也有幾分明白, 阿伯拉遭此大辱, 即使過去了好一段年月, 內心仍不免矛盾重重, 顧忌重重.

    (說了一個圈, 又回到紅樓夢來.)


    3. sf, 小花, 聖方濟亞西西的別號---上主跟前的一朵小花.

    clare of kamberly, Tuesday, December 27, 2005:

    想去旅行,從SF去Alaska。一個人去,一個人看北極光,一個人回家。


    SF 就是San Franciso. San Franciso 就是聖方濟亞西西 St Francis of Assisi . 聖方濟有個女弟子剛巧就叫聖嘉勒 st clare.

    既然如此有緣, 那就多說幾句吧.

    Alaska.

    象棋

  • 溯洄從之

  • 兩下裡排開陣角
    小軍卒守定溝壕
    他那裡戰馬攻
    俺架起襄陽炮
    有士相來往虛囂
    定策安機緊守著
    生把個將軍困倒

    ---佚名《沉醉東風 (詠相棋)》


    大小舅父都愛下象棋. 每逢過年過節, 或者甚麼飲宴喜慶, 一家人聚首一堂, 他們兄弟倆總會帶一盒象棋, 坐到一角去勾心鬥角. 小時候還會拉我和弟弟來 `墩腳', 讓他們過過剥人光豬的癮.

    熊一豆《眼裏的那條鐵枝》:挑戰權力,就應該預咗俾人打俾人拉;俾人拉,有飯你食已經仁至義盡,仲要熱水沖涼?警方已經好俾面,好留手……


    他們的棋藝是不錯的---至少從我這個只曉得下開局五六步棋的人看來如此, 但我跟弟弟做旁觀者, 最愛看的, 倒是他們如何憑一張嘴一副面來虛張聲勢. 還未坐定, 總是一個口稱讓你車馬如何, 一個誇談讓你雙馬單士還卓卓有如.

    好戲還在後頭. 棋局甫定, 說時遲, 那時快, 一個擺一副老謀心算的樣子, 老狐狸城府森嚴; 一個來一副凶神惡煞的架勢, 面目猙獰, 目露凶光. 這邊廂不經意吐一句形勢分析, 說自己如何穩操勝券, 似乎他每下一著就在把圈套收緊一重, 你走左也好, 走右也好, 不免疑心自己正自投羅網而不自知, 左衝右突不過是燈蛾撲火. 那邊廂口吻咄咄逼人, 每一步也像非要而且正要殺你個措手不及片甲不留. 那快狠準的凌厲目光, 兇得人心裡發毛, 六神無主.

    真是連想一想也要涅一把冷汗. 到現在我還不敢再跟他們對奕呢.

    2006新年願望 (囈語)


    如夢: 我的新年願望係
    1.走上事業之路
    2.呀邊個可以嫁得落
    3.變靚D, 雀班無晒
    4.有好多靚衫飾物

    如電: 哦.